•在线投稿 :黄冈日报  ▏鄂东晚报  ▏黄冈新闻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黄冈拍客频道
天堂寨上看云海(组图)

来源:[黄冈新闻网] 添加时间:[2016-4-20] 作者:[方华国] 点击数:

天堂寨上看云海

方华国

   [方华国简介]  方华国,黄冈市旅游局副调研员、湖北省旅游发展决策咨询专家、湖北省旅游摄影协会副会长、湖北省生态经济学会常务理事、黄冈市摄影家协会主席,高级经济师,中国生态经济学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旅游专业硕士生导师,黄冈师范学院兼职教授、黄冈职院特聘教授、团风县旅游发展首席专家顾问。先后发表《能量价值论》等学术论文50余篇。出版《网、结构、轨迹》《生态启示录》《区域旅游发展战略研究》《大别山旅游发展研究》《宏观生态经济学》等学术专著和《无限风光大别山》《魅力黄冈.大别山》个人摄影专集。曾获“全国自学人才”、“全省优秀旅游局长”、“全省创新优秀人物”、“全市十佳文明公仆”、“黄冈市劳动模范”、“全市优秀共产党员”“全国旅游系统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我与天堂寨打了二十多年的交道。天堂寨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棵树木,每一块岩石都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映像。但给我映像最深的还是天堂寨的云海。

    我是1994年2月从罗田县委机关下到天堂寨林场工作的。第一次来到林场,就被这里的山吸引,因为林场办公地海拔只有500米,而它后面的山峰却一下拔地而起至1729米,它的伟岸着实让我吃惊。正是天堂寨主峰的伟岸让我有了饱赏天堂云海的得天独厚的机会。

    记得1994年夏,一个星期天我正在房间看书,突然听到外面狂风大作、雷电交加、山摇地动,我急往窗外一看,但见得天地一片昏暗,云层与地面相连,灰色的云团象千军万马一样在大山里奔腾而过。那架势仿佛要把我们也裹挟而去,也变成云雾的一份子一样。天堂寨的云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了第一枚深刻的印记。

    1995年的7月份,为了宣传天堂寨的旅游资源,我请来了黄冈日报的资深记者罗玉蓉,我们亲切的称她为罗大姐。那天我们上山时天空还是晴朗的,走到半山腰时,天空上开始漂来云朵,云朵在迅速聚集,不久就变成了大面积云团,待我们走到跑马岗时便开始下起雨来,我们没有准备雨具,只能硬着头皮往主峰方向前进,云层也在迅速下降,将我们一行五人全部淹没在云海之中。我们行进在海拔大约1700米左右的山脊上,云层里不时响起一声声惊雷,绿色的闪电像一条条小蛇在我们周围游动,眼前的雨水像瀑布一样倾泄。我的内心恐慌极了,最担心的是怕雷电伤到罗大姐,还担心她受不了,不能继续前行,尽快走出云层摆脱当前的困境。因为当时山上一点避雨设施都没有,我只能不停地跟她开玩笑讲故事,分散她对雷电的恐惧和惊慌。我们在风雨中走了三个小时,才赶到老寺庙工区,在几家工人家里烧点热水洗了一下,并借了一身不合身的衣服穿上,一棵悬着的心才落了地。下山后李云飞副场长说他派出两队人马上山接应我们,都被洪水挡住了去路,急得他们团团转。

    1996年的6月,我又请来了湖北电视台的罗晓丽一行来拍摄《走进天堂寨》专题片,我们从竹林深步行穿越樱花谷,从圣僧山、黄杨谷攀援而上,当我们到达哲人峰前时,山下云海蒸腾,山上薄云悠悠,远山时隐时现,似仙山琼阁,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天堂云海的真容貌,并为她的美丽所吸引,这一吸引就是二十多年。我急忙举起手中的凤凰303相机,拍下了第一张“哲人观海”的珍贵照片,之后在很多媒体上发表过。

    1997年7月27日,我又一次登上了天堂寨主峰,并且在主峰旁的山洞里安营扎寨一住就是四天四夜。因为之前看了天气预报,说是大雨过后有很好的晴天,我想在主峰拍天堂日出。邀上老寺庙的职工肖兵和李京红,砍了几根枯树干搭了个简易床铺,割了些茅草铺上,三个人就在这样的床上睡觉。第一天夜晚天上月亮明朗,月光洒在山川之上,山中的云雾在山风的作用下,一阵阵越过山峦之时,月光透过云层,似一层薄纱笼罩在山脊之上,黑白分明,煞是好看,偶尔透过云层的缝隙还能看到人间烟火点点,忍不住动了思凡之心。当我们开始入睡时又下起了小雨,早晨一起来满眼都是大雾,这雾特别的浓,浓得发白,我跟他们两开玩笑说,上天让我们洗牛奶澡。直到下午三点左右,天空突然开朗起来,上方是碧澄碧澄的蔚蓝色的天穹,宽广、明亮、纯净、深邃,美丽得令人凝神静息。下方是无际无垠的白云,一团团、一堆堆、一片片地堆垒、铺开、延绵。像积雪莽莽的辽阔平原,像逶迤起伏的白沙丘陵,像幅幅绣图锦簇的绸缎。不,像波涛滚滚的银河,像白浪滔天的雪湖,像浩瀚天涯的云海。 

   云海浩浩荡荡地溢满了苍穹,我们站在主峰顶上环顾四周,似乎全是天和海。天是蓝的,海是白的。天穹非常宁静,云海却在汹涌磅礴澎湃。团团的白云如波、如浪、如涛、如澜、如潮,在不断地蜷卷、伸展、弥漫、拥挤、翻滚、升腾、飘移、逸溢、起伏,仿佛白色的海洋在缓缓地奔涌,在慢慢地沸腾。不同的是,云海上你根本听不到海风海浪的呼啸与怒吼,一切都是静悄悄的,了无声息,但你却能切切实实地感觉到大海壮阔的气势与雄伟的活力,真真正正地感觉到宇宙生命力的喧哗与骚动。这正是:屹立天堂顶,极目楚天舒。万里云飞渡,不与神仙殊。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领略天堂云海的魅力,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壮观的云海场面,也使我体会到了这里过去为什么被称为多云山的原故。后来虽然等了三天还是没有拍到日出,但已经大饱眼福了。令人遗憾的是与我一起在天堂寨主峰山洞里蹲守四天四夜的两位战友却都在前几年相继英年早逝,撒手人寰。天堂寨的旅游开发能有今天的局面,离不开几代人的奋斗,我每每登上天堂寨进行采风摄影时总是忘不了那些曾经和我一起战斗过的老战友们。

    后来随着天堂寨旅游开发的不断提速,天堂寨哲人峰索道的建成,我们上山摄影也就方便多了,因而到山上去采风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我总觉得天堂寨是一个巨大的迷,是一个拍不完的艺术天堂。每次上天堂寨,总是有不同的感觉,有不同的收获。云为山之衣,天堂寨的云更是霓裳善舞,随着云彩的变化,天堂寨的山便能变幻出千万种仪态,令你神魂颠倒。

    春季来临时,地气蒸腾,云雾起自山间,先是一丝一缕,而后是一团一团,在山腰间缥绕,慢慢汇集起来再向上升腾,有时一团团云雾连成一条长长的云带,缠绕在主峰或笔架山的半山腰,宛若一位缦妙仙女薄纱披肩,长袖飘飞,轻歌曼舞,亦或是一幅垂挂天际的水墨长卷。当它们积云成露时,就变成了淅淅沥沥的春雨了,这时天堂寨又是另一番韵味了。

    夏季天堂寨的云则主要是来自海风携带的云层,因而云层通常比较高,但也十分壮观。只是大部分山体都在云层之中和云层之下了,常常是山下倾盆大雨,山顶是晴天丽日,只有主峰和二尖大云层之上,很难拍到既有云海又有山景的景观。但当雨过天晴,天空上依然白云飘荡,山间洗涤一新,层峦叠嶂尽收眼底。

   秋天尤其是深秋季节,山上层林尽染,山间白云缠绕,最是入画时节。在每年11月初,由于季节交替,冷风南袭,在天堂寨脚下的九资河地区是一个巨大的高山盆地,极易形成地雾云,云海的高度一般在600米到800米之间,天堂寨的大部分景观都在云海之上,近景有绝壁红枫,远景有波澜壮阔的天堂云海,国内外的摄影人便是趋之若鹜。

    “天堂积雪”是罗田县古代八景之一而记入县志。一到冬季下雪后,哲人峰索道常常因结冰而停运,我们经常是凌晨三点钟起床,开始从山脚登山,也有无数次是在山上与影友们餐风露宿等待天明。当然这时的天堂云海也是令人兴奋的,因为有银装素裹的哲人峰、仙女峰、老君峰、群仙聚会做前景,使天堂云海更有韵致。

    与天堂寨结缘二十多年来,登山300多次,从未有登够了的感觉。每次总是意尤末尽的离开,总是期待着下次机会早点来到。细细想来,正是因为天堂云海的洒脱和舒展、安适与自在让我如痴如醉。

    人生亦如这云海一样,或聚或散,或自由漂浮,或缓缓升腾,或突兀而降,或清淡如纱,或浓艳如墨,或升空为雨云,或细雨绵绵,或大雨倾盆,或缠绕山巅依依不舍,或徜徉于万米高空云霞满天。这一切变化皆非自力所能为,大势推之,小势为之,此乃自然之道世事之道也。顺势为之,势取则进,势逆则隐,法乎天地,因应自然,此乃人之道也。

黄冈日报社(WWW.HGDAILY.COM.CN)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互联网新闻登载
服务许可证:鄂新网备140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13    网站备案:鄂ICP备09017284号-3
黄冈市网络虚假新闻信息整治专项行动 黄冈新闻网举报电话:0713-8612062 邮箱:hgrbwlb@163.com
市委外宣办举报电话:0713-8665369  技术支持:湖北同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